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,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。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,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,值得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毛笔 >

身边的非遗丨清代“四学名笔”之一的周虎臣羊

日期:2019-11-08 08:29 来源: 毛笔

  1694年,清代制笔名匠周虎臣在苏州开设笔庄,后传至嫡亲傅氏。1713年,清康熙帝六十大寿时,笔庄进贡寿笔,深得赞赏,赐书“笔走龙蛇”,自此成为朝廷主要御用制笔者。乾隆年间,弘历皇帝亲题“周虎臣笔庄”五字招牌,悬于店首,致使“文官落轿、武官下马”,成为是时东吴之盛事。

  1862年,周虎臣笔庄迁至上海,绵延至今300多年,传承十多代,被列为清代“四大名笔”之一。2011年,周虎臣毛笔制作技艺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什么样的笔才算是好笔?传承人吴庆春在接受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说:“要把笔做好,不但笔头要朝上,还能朝下。”因为制笔时必须笔头朝上;而笔头朝下,寓意着懂书法,知道笔“好写不好写”。

身边的非遗丨清代“四学名笔”之一的周虎臣羊

  中国毛笔经过上千年的发展,其形制早已相对固定,制作工艺经过不断地摸索改进,也早已相对成熟。而一支好的毛笔,不外乎同时满足选料优良和工艺精致这两点要求。

  目前,周虎臣制笔最普遍使用的动物毛既有羊毫、狼毫、紫毫,也有石獾毛、香狸毛、水貂毛、马毛、猪鬃等。动物毛的特性影响着一支毛笔的质量。非遗进校园时,好多学生提问,说现在的毛笔不好用,我听了很不是滋味。”吴庆春感慨,“以前羊养好要一年、两年,现在几个月就好了,羊肉没有以前好吃,我们做笔用的羊毛也没有以前好用了。”

  选毫至关重要。2000年初,周虎臣制笔厂从上海迁出,搬到浙江湖州与江苏扬州等地,既是为了减少人力成本,也是为了就地取材,寻找更为优质的动物毛。“湖州丝绸发达,养蚕多,蚕吃桑叶,桑叶吃不完,就给羊吃,因此羊毛雪白雪白的。”狼毫则以东北为佳,“狼毫指黄鼠狼尾巴上的毛,冬至去东北采毛最好,因为天冷,毛又厚实,又有弹性。”吴庆春说。

  毛笔笔头一般由几种不同性能的毛组合而成,即使是纯羊毫笔,也是由羊的不同部位的毛组成,让它们合理配比相互作用。根据不同使用需求,笔头的配方、长短、粗细、饱满度都有变化。“写草书的话,笔峰要长,楷书不宜长峰。”吴庆春说。

  水盆工艺是制作笔头的核心工艺。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”,兽毛从兽皮上剥离后,会四处散落;因此制笔头时,需要带水操作,所有的制作过程基本全在水盆里进行,故称水盆工艺。“业内将水盆技艺中主要绝活大致概括为四句话,十二个字,选毫精、压毫准、圆笔匀,扎笔牢。”吴庆春形容道,满足这些条件,便能使笔头圆正、笔身平伏、腰部不瘪、腹部不大、富有弹性。

  1979年,吴庆春接父亲的班进入周虎臣制笔厂工作。光制笔头,就学了三年。“笔头要朝上,还要能朝下,这句话就是师父告诉我的。”以前的制笔工人,文化水平不高,只会制笔,不会书法,用笔没有切身感受。为了真正“识笔”,吴庆春专门向书法家拜师,学习书法。“只有能用笔,才能改进笔。”

  现在,吴庆春主要负责在毛笔上刻字与试笔两项工作。一把刻刀、一盏台灯,便是刻字时的全部装备了。由于每支毛笔都要刻上“上海周虎臣”五字,无数次的经验累积下来,四五分钟便能刻好。去年,孙中山诞辰150周年,纪念笔上的“博爱”二字也由他所刻。“好的毛笔收放自如。”从制笔到用笔,吴庆春对毛笔的熟悉自不必说。“好的笔,在用笔重的时候,像拖把一样散开,提起来的时候,又复原了。不好的笔,下去之后就散着,吸不起来,只能人为地把笔给侧过来。”

身边的非遗丨清代“四学名笔”之一的周虎臣羊

  在毛笔上刻字,先把横的笔画刻完,再刻竖的笔画,有时还需倒着刻,吴庆春说闭着眼睛都能刻上“上海周虎臣”这几个字。

  身为文房四宝之一,笔为书画服务。试笔是周虎臣毛笔制作的最后一环,也是质量的“把关”环节。海派书画家无疑是最熟悉毛笔的群体。赵之谦、李瑞清、曾熙、钱慧安、马公愚、任伯年、吴湖帆、吴昌硕、王一亭、沈尹默、李天马、胡问遂等书画家都曾为周虎臣毛笔“试笔”。“书法爱好者对笔的感情无法言表,他们不仅愿意试,而且认真地不得了,还用毛笔给我们写试笔意见。”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弘说。上海笔墨博物馆所藏的意见原稿,便有上千份。

  目前,周虎臣毛笔已经形成“传统名笔”“名技名笔”“名人名笔”“名帖名笔”四大系列。“名技名笔”系列是根据国画技法的特殊需要研制的专用笔,适用于笔法上的勾、勒、皴、点、擦和墨法上的烘、染、破、泼、积。“名帖名笔”是根据不同的碑帖和书法流派的用笔特点进行开发的专用毛笔,如“张旭醉颠狂草”“右军书法”“定武兰亭序临帖狼毫”等。“名人名笔”则是书画家根据个人用笔特色的定制笔。

  “周虎臣有四五百个品种,行书、楷书、草书有各自的笔,颜体、柳体也有各自的笔。理念是细分市场,写什么字用什么笔。”杜弘记得,2008年左右,周虎臣制笔厂还处于亏损状态,如今扭亏为盈的秘诀便是精细化生产,最贴合地满足书写者的需求。“笔是手的延伸。写毛笔字是一种肌肉记忆,有高度的个性化。书法风格不同,对毛笔的需求也不同,所以市场细分是必要的。”

  在吴庆春看来,即便是同一个人,随着年龄的变化,对笔的需求也会变,“就像吃饭一样,年轻时吃饭喜欢硬一点,老了喜欢软一点,甚至改成喝粥。每个人执笔的能力在不停地变化,所以配方需要一直微调。”他希望,自己能继续为新一代海派书画人服务,“制笔,就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做。”

  (本文摄影及视频采编:蒋迪雯 视频剪辑:王清彬 图片编辑:笪曦 编辑邮箱:)

毛笔

上一篇:

下一篇:没有了